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北京高科设备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沿河北路170号

联系人:何先生

电话:123123

传真:0574-62473466

长相乌漆墨黑眼神有些阴冷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营销网络 >

长相乌漆墨黑眼神有些阴冷

发布日期:2017-05-17 21:44 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
     阉猪的,长相乌漆墨黑,眼神有些阴冷,车把上挂着一个红穗头,大约这个红穗头就是最明显的标志吧,阉猪的很少吆喝,偶尔有之,其声也是粗犷嘶哑,吐字含混不清,这吆喝声一到,胆小的小丫头便回家插门,男孩子则兴奋起来,使劲地起哄,狗狗们也叫得格外厉害。至于他到底吆喝的是啥,几十年了,咱一直也没闹明白。
 
   弹棉花的,左边是刚收上来的旧棉,右边是弹好等待送还的新棉,一大包一大包地拴在自行车后面,看上去巍峨庞大,所以小时特敬重那个弹棉的中年人,感觉他好能干,好伟大。“弹棉花嘞.....弹套子。”吆喝声前边婉转后边顿涩,似乎不如磨刀锔碗喊得尽兴,也许是让弹棉花声音浸染的吧,据说弹棉花的声音是不甚好听的,(始终没有亲听过)不好听怎了?肖邦的钢琴优美,却弹不出暖人的棉花。
 
    卖杂货的,“卟隆咚咚-卟隆咚咚”先是拨浪鼓一阵响似一阵,接着是货郎琐碎紧凑的吆喝,“碎头发换娃娃,旧衣服换菜刀,破布烂铁换针线喽。”卖杂货的一来,马上招来一大群孩子,有买的,有换的,有咂着手指看的,毛头小子怪模怪样地学着货郎吆喝,尔后自个高兴一阵子,货郎也不理会,继续“卟隆咚咚-卟隆咚咚”摇着小鼓,然后继续吆喝:卖麻糖,卖颜色,卖红头绳喽......
 
     卖豆腐的,一副担子,前面一个瓦盆盛着豆腐,后面一布袋装的豆子, 豆腐,可以用现金买,也可用豆子来换,卖豆腐的一般不吆喝,大多是敲木梆,这“梆梆”声多数时响起于冬天的傍晚,“梆梆......梆梆......”清脆而悠远。现在的豆腐大多在固定摊点上出售,再听不到走街串巷的“梆梆”声了,怎么豆腐泡在水里的卖法也没有了呢?
  
   蹦爆米花的也会经常光顾,他们不用吆喝,开盖时巨大的“嗵,嗵”声就是最好的吆喝。也有卖冰棍的,卖糠葫芦的,收破烂的等等。这些吆喝声千滋百味、朴拙生动,演绎成乡村一道美丽的风景;这些吆喝填补着曾经清贫的日子,丰盈了孩子们童年的生活。 
   随着社会进步,商业繁荣了,人们却懒惰了,再不愿意吆喝,于是整个小喇叭不厌烦地轮番播放,有本地腔的,有普通话的,也有本地兼普通话的,呜哩哇啦,没有了一点文化味道,充满的全是焦燥和功利。
 
   时代变迁着,社会进步着,许多承载劳动人民聪明智慧的传统手艺正在消失着,那一声声或高亢或婉转或悠长的吆喝正在沉淀着,沉淀成美丽的往事,沉淀成童年的追忆,思乡村之情的缭绕,和萦回在梦中的一声声低唤。
 
   
 

相关标签:

最近浏览:

相关产品:
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