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北京高科设备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沿河北路170号

联系人:何先生

电话:123123

传真:0574-62473466

因此憨厚大爷也就一生中一切都听这个弟弟指挥了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因此憨厚大爷也就一生中一切都听这个弟弟指挥了

发布日期:2017-06-07 21:38 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
   
  1938年,15岁高小还没毕业父亲就已经下定决心,早晚要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家。
  到现在看到父亲腿上深深的黑色伤疤,我还认为是继祖母用开水给烫的,尽管父亲说不是,说烫了脸,没烫到腿。关于继祖母我的印象就是《半夜鸡叫》里周扒皮的老婆,一个恶毒的地主婆。增加一张照片看看,像不像地主婆。
 
图片
 
图片
 
 
 
第109章 默认分章[109]
 
  1932年秋天,内蒙桃南府长钩雁的黑土地眼看丰收在望。可是那个黄六爷---一个秀才在当地有什么事情都要他和官府沟通。当地土匪横行乡里,谁家出事了也是这个黄六爷和土匪周旋。黄六爷身高差不多有1.9米,每天骑着一个小毛驴,两只长腿半抬半拖游走在在各地。是一个不做事又事事离不开的人,有一件小事可以看出他这个人的品质。
    夏天到了,家家到了下大酱(大酱:一种煮熟的黄豆做成方快用纸包好,发酵4四个月后加盐和水再次发酵的半液态豆制品,是那个年代每个家庭的主要调料)的时候了,这个黄六爷就会骑着他的小毛驴挨家挨户去:“我没有做酱快子,给我一块拿走!”不劳而获的在全村走一圈,他那个小毛驴就会驮着一大袋子酱快子回家去下酱了。年年如此,人们敢怒不敢言。
    也就是这个黄六爷,看到许家土地丰收在望,起了歹心,勾结土匪想敲诈 一把。还假惺惺的到了许家和主事的太奶说:“土匪要绑焕章的票!(焕章-爷爷的名字)我知道信给说和了,但你们家要出点血!”。在那个年代,吃饭的温饱都没有解决,还没有秋收,哪里有钱去平息这么大问题呀。
    太奶和爷爷商量后果断的决定举家连夜逃难。几乎收拾了一夜,在天还没有亮时偷偷的离开了内蒙桃南府长钩雁,逃难到了吉林省白城。
        
    到白城没有几天,有人就找上了门。是一个田姓的大地主,早就窥视许家那黑油油的45晌地了。看到还没有收获的庄稼,和那肥沃的黑土地和人去屋空的房屋,认为是收购土地的好时机。到白城主动出价2000多银元要买那逃难丢弃的45晌土地。          
    这不是天掉馅饼吗?本来是要保命都丢弃的东西,现在有人给送钱来了!当然高兴转让那丢弃的土地啊。
     也许是命运就该如此,那45晌地在当年秋收以后,被一场特大洪水淹没了。至今快80年了,还是汪洋一片,成了芦苇荡了。  许家也因祸得福,仇人造就成了恩人。从此许家就成了小业主和地主了。
     
   花110银元买来一个房屋基地,在车站老张家借住,先对付安顿下来。
   
   有钱了,孩子上学就是大事了。1933年1月在新学期开学之际,1933年1月开始到1938年12年月,父亲正式和哥哥一起入吉林省白城县,小学(高小)在一个班读书。由于有点学历,直接插班入二年级。
   其实早在1912年(中华民国元年)1月1日,中华民国宣告成立。同年2月12日,清宣统帝正式下诏退位,清朝早就灭亡了。可乡村来的太奶也不知道世道早就变了。按清朝文人的装扮,非常正式的给大爷和父亲第一次去成衣铺每人订做了一个瓜皮帽,瓜皮帽上还装一个红色的球,还有长袍马褂。细心的给缝了一个书包。高高兴兴的送俩个人上学堂了。
   上学第一天,好家伙,两个孩子成了西洋景了。被围观指指点点不说,还这个揪一下瓜皮帽上红色的球,那个拽一下长袍马褂。父亲那个尴尬呀,那里受过这个气。农村来的孩子,人生地不熟的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放学回家书包一甩,声言不念这个书了。挨一顿打,第二天还去上学。
 
第110章 默认分章[110]
 
   1927年父亲4岁时,没事爷爷就教父亲的六岁哥哥读诗。也许是小,也是不着人喜欢,你这个老二是轮不到教你的。爷爷读过六年私塾,饱读诗经,在方圆百里是有名的珠算高手。
   这首诗是首御制诗,是明世宗在毛伯温远征安南时所作的送行诗。我好惊诧!父亲89岁了,75年前的这首诗父亲还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。
  
 大将南征胆气豪,腰横秋水雁翎刀。 
  
风吹鼍鼓山河动,电闪旌旗日月高。
 
天上麒麟原有种,穴中蝼蚁岂能逃。
 
太平待诏归来日,朕与先生解战袍。
 
    大爷比较愚笨,教了多少遍了还是没有学会,没有人教的父亲在一傍玩就学会了,可见父亲的记忆力有多么的好。因此憨厚大爷也就一生中一切都听这个弟弟指挥了。
        
    那时全家一年食用油是二斤蓖麻子油,小孩子也知道油好吃,香。父亲就指挥哥哥将一些蓖麻子油倒水缸里两个人尝一尝,不香。蓖麻子油倒入米汤里尝一尝,不香。在倒入泔水缸里尝一尝,还是不香。弄得两个人一身的油,全家一年的食用油就这样一会就让这两个孩子给“吃”没了。结果是大爷没挨揍(打),出主意的父亲被爷爷差一点打死。
    1930年,父亲7岁时和哥哥一起去一个私塾读了三个月的书。老师黄先生是一个识几个字的落榜秀才。自己连白和百都分不清。每天教学生之、乎、者、也,百家姓和三字经,也有一些古诗五言绝句和七言绝句。教育方法就是先生点一炷香,要学生背书。父亲脑子好使,几乎听一俩遍就都会了。看看那炷香才烧掉不一点,就去把香折断,扔了一半在插回香炉里,自己跑走玩去了。先生回来了,看看香燃烧的没有了,就开始考学生。几个学生都没有背会,个个挨先生的手板。那个叫小狗熊的女孩告状了: “是死二唠子把香折了,时间太短了,怎么能背会"。
    老先生把手一背:“许风岐,过来!”。父亲没事一样来了。先生又发话了:“把我今天教的背一遍”。父亲不急不忙的大声的背下来了。你会背也不管用了,还是挨了重重的手板,先生罚父亲比其他学生多倍作业。由于每天都会精力充沛的淘气,先生会单独天天给父亲加码留作业,以平息他的顽皮和捣乱。也正因为如此,父亲在三个月时间里学会了大量的古诗词,好多诗词至今还能流畅的背诵下来。
    放假不上学的日子,父亲老是出主意淘气。瓜熟了,召集一帮想吃瓜的大大小小的淘气娃,把他们领去河中,告之每个人把衣物脱光,在身上、脸上还有头发上都涂满了河底的黑泥。然后一起冲向河滩的瓜地,挑好的摘瓜。看地的老瓜头,东抓西撵,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,像泥鳅鱼一样的滑,又溜跑了。细看来公然偷瓜的孩子全是一个样,满身的河泥,就露个小白牙。根本分不出是谁家的孩子。气的翻白眼,只好站在大街上骂杂。不过爷爷听说了,回家还是给二奎好打,理由吗?“哼:这样的歪点子,这个馊主意一定是你这个臭小子的!”
 

相关标签:

最近浏览:

相关产品:
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